About this Recording
8.225815 - WHEN WILL YOU RETURN - Chinese and Other Asian Evergreens (Singapore Symphony, Choo Hoey)
English  Chinese 

由於歷史和地理位置的原因,新加坡一直流行着大部份的中國音樂和與他毗鄰的東南亞地區的音樂。唱片灌錄的十五首管弦樂改編曲大多數是三、四十年代的中國歌詞,包括若干民歌、電影音樂和都市流行曲,後者一般稱為「時代曲」,用國語演唱;除此之外,還有少數東南亞的曲調。所有歌曲的旋律大都為人熟悉,非常動聽,而即使是比較商業化的「時代曲」一經改編為目前的管弦樂曲之後,它便脫胎換骨變成格調高雅的通俗藝術音樂。

花外流鶯

上海的「時代曲」,開始時一首來自舊管弦樂營造出一片花香鳥語的景象,其後引出歌曲主題,曲調非常輕巧愉悅,夜鶯的鳴叫用長笛奏出,樂曲猶如一首小小的標題「音詩」。

河邊春夢

「春夢了無痕」,多情的春夢總帶來縷縷的輕愁,樂曲是抒情而輕盈的三拍子,開始時鋼片琴的輕奏使人如入夢境;典型的中國式旋律把人帶進一幅中國的圖畫裡,除了中間一段「移調」之外,其餘都是旋律的再三反覆。

漁光曲

這是三十年代一部同名中國電影的主題曲,作者是任光。歌曲如同電影一樣,其內容主要是傾訴漁民的辛酸。管弦樂改編曲很忠實於原來歌曲的含意;除了波光水影的描繪及划船節奏的模擬外,還用柔婉惆悵的音樂表達了漁民的哀愁及激動,音樂繪形繪影,結尾餘音裊裊,猶如漁民遠去。

夜來香

原曲是四十年代流行上海的一首歌頌燈紅酒綠的「時代曲」,管弦樂改編曲把這個曲調的性格完全改變,全曲有如「小夜曲」一般的美麗與婉轉深情。

阿里山的姑娘

這首歌曲旋律富有民謠色彩,是五十年代一部有關台灣的電影主題曲。這首改編曲用歌頌的色彩演繹,全曲用雄渾的管樂開始,音樂的全奏有磅礡的氣勢。

梭羅河畔

一首在中國非常流行的印尼民歌,曾給改編為中國舊日的「時代曲」。這首歌的曲調非常甜美,特殊的調式和節奏流露出一派異國的綺麗風光。

花好月圓

一首早期的中國上海「時代曲」,節奏輕快。改編曲體裁較為短小,樂曲的喜悅氣氛使人想起中國式的良好祝願,一如曲名所示:讓世人享有最美好的時光──「花好月圓」。

因為你

歌曲具有一個充滿東南亞色彩的曲調,管弦樂曲的處理非常激情,結尾用定音鼓的加入推起高潮,效果激動人心。

天烏烏

原歌為流行於台灣北部和褔建南部的一首民間童謠。歌詞的意思是:天快下雨了,老祖父在外面田野挖了一條泥鰍,袓父回到家裡要燒鹹的;老袓母卻要燒淡的,兩人爭吵,連鍋都給砸破了。全曲非常詼諧。樂曲開始的引子用木敲繫襯托出天昏地暗的景色,曲調的渲染富於戲劇性,木敲擊自始至終傳達出一種非常質樸的諧謔趣味。

我是一隻小燕

和上一首樂曲相反,這是一個柔婉而抒情的曲調,音樂有如細訴衷情;主題一而再地反覆,如同一首民間的「分節歌」,令人回味無窮。

補破網

鋼片琴的引子帶出溫馨的旋律,風格非常樸實,恍如老漁民在海邊織網細語,享受着海風和美好回憶。音樂一直在輕穩與柔情中進行,三拍子節奏令人產生優美和諧的感覺。

雨夜花

一首東南亞色調的音樂,曲調抒情而美麗,輕婉的主題分別用不同的木管輪流奏出,結束的尾聲部用小提琴獨奏總結提出這個美麗的音題,使全曲更添嫵媚的色彩。

桃花過渡

「桃花過渡」是一個古老的中國戲劇故事。源出中國潮劇和福建高甲劇的傳統劇目「蘇六娘」故事說一個名為「桃花」的婢女為她的主人──一位美麗的小姐送信給他的情人。清晨至江邊擬渡船時,給善良幽默的老船夫百般逗樂,並要桃花唱歌抵船資,其後知道她要趕緊送信後才立即駛船,把桃花渡過對岸。樂曲一如故事情節的輕鬆幽默,輪流追逐的卡農式的旋律恰似上述兩個主角人物的戲謔和對答,樂曲充滿戲劇性的熱鬧氣氛。

何日君再來

這是中國作曲家劉雪每庵早期所作的一首流行音樂,原曲非常柔靡,但管弦樂曲的改編使這個多少有點庸俗的曲調變得異常清雅,速度比原曲較慢,着重透露出一股惜別的感情,管弦樂的渲染和裝飾使音樂顯示出心潮澎湃,柔情萬種。

如果沒有你

這是一首每名的中國時代曲,原曲的格調比較低下。現在改編曲主要傳達出一種愛情的懷念。開頭一段沉鬱的銅管引子使樂曲顯得非常嚴肅,溫文的主題讓木管和小提琴獨奏單獨呈樂,感情非常真摯而深厚。


Close the wind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