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Recording
8.225819 - CHEN, Gang / HE, Zhanhao: Butterfly Lovers Violin Concerto (The) (Takako Nishizaki, Gunma Symphony, Henry Shek)
English  Chinese 

陳鋼

陳鋼是中國當代最傑出的作曲家之一。他於1935年中國上海出生,早年跟隨父親陳歌辛學習音樂。1955年入讀上海音樂學院,師從丁善德學習作曲。在1959年畢業前他與何占豪合作創作了《梁祝》小提琴協奏曲。此曲可謂是中國最家喻戶曉的不朽經典名作之一,其唱片錄音曾贏得五張金唱片及一張白金唱片的佳績,在國際舞台上也同樣取得空前成功。

陳鋼還有其他作品如鋼琴協奏曲、室內樂合奏及多首小提琴獨奏曲等。他畢業後一直在上海音樂學院作曲系任教至今,而這次的錄音版本是由他特別修訂過的。

梁祝小提琴協奏曲

「梁山伯與祝英台」小提琴協奏曲寫作於一九五九年。當時作曲者的何占豪和陳鋼,仍然是上海音樂學院的學生。為了探求西洋管弦樂通向「中國民族化」的目標,他們二人合作寫成了這首美麗、動人的愛情協奏曲。

樂曲是根據中國一個家傳戶曉的故事寫成的。故事說一個勇敢的女子祝英台,她不顧當時女子不准讀書的習俗,獨自出外投師攻讀,遇到了後來成為同學的梁山伯,二人結識以後,同窗三年,梁山伯竟不知道祝英台是假扮男裝,而祝英台已深深愛上了梁山伯。其後祝英台被召回家,並被強迫
許配與富家子弟馬文才。梁山伯得知真相以後,悲憤得病而終。這時決心相愛的祝英台却逕赴梁山伯的墳前,投墳自盡。相傳祝英台投墳以後,和梁山伯一起雙雙化成蝴蝶,實現了祝英台先前所說「生前夫妻不能配,死也要與你共墳台」的誓言。

這個故事相傳在中國杭州一帶著名的江南地區發生。在中國戲曲中,也以江南一種名為「越劇」的紹興戲曲演出這個故事最有代表性。在五十年代中期,越劇的「梁山伯與祝英台」傳遍全國,膾炙人口。這首嘗試探求西洋管弦音樂「中國民族化」的協奏曲鑒於這個故事的地區性質,有意地把越劇「梁山伯與祝英台」的大量音樂移植到樂曲裡去,包括劇中主角的一些重要歌唱選段,甚至整段的描繪二人「樓台會」的合唱等。可以說,這首協奏曲所應用的曲調因素基本上都是中國這個南方省份的戲曲音樂。

樂曲是用奏鳴曲式的單樂章寫成的,一如中國說書人講述故事的習慣,故事照例從頭講起。樂曲大致分成三部份:開始「呈示部」,主要描寫「相愛」的情景—一段江南秀麗景色的描繪,作為引子用長笛與豎琴奏出,告訴人們故事發生在很古老的時候,長笛模倣着雀鳥鳴叫,顯示出一片鳥語花香。此時,出現小提琴獨奏的富於越劇色彩的愛情主題,隨後小提琴與大提琴如歌地對答,比擬出梁山伯與祝英台的相識,結拜為「兄弟」;其後,活潑的迴旋曲刻劃出梁祝三載同窗的共讀共嬉遊的情誼,樂曲繼而轉入緩慢,顯示出二人依依惜別的情緒:這是舞台上「十八里相送」景象描繪。

第二部份「展開部」,描寫祝英台的「抗婚」場面;此時樂曲變得陰沉,由獨奏小提琴奏出抗婚的主題和祝英台父親逼婚的主題(樂隊)相對抗。然後,著名的梁祝二人的「樓台會」出現,分別代表着祝英台和梁山伯的小提琴與大提琴奏出纏綿悲切,如泣如訴的相思曲調。其後,曲調通過變化描述了梁山伯的病逝及祝英台的哭靈投墳。此時音樂變得異常激憤,由於加進了中國的「擊板」器樂效果,使音樂被推至悲劇的高潮。

第三部份「再現部」,描繪二人「化蝶」的情景。樂曲開始時引小的音樂從新出現,長笛和豎琴奏出仙境般的音樂,先前出現的愛情主題也重複出現,但這時給人的感覺却不是二人的相識、結拜,而是雙雙蝴蝶在遨遊飄舞了。—正由於這個美麗的結局,在中國以外的聽眾把這個樂曲又稱為「蝴蝶愛侶」協奏曲。

這首樂曲的曲調極其優美,小提琴和豎琴模倣着中國二胡和古箏的技法和效果,配器也富於中國民族器樂曲的色彩,和聲的手法是傳統十九世紀的,音樂完全是標題性的描述,具有通俗和易懂的特點。

陳鋼在一九八二年初把深受歡迎的《梁山伯與祝英台》小提琴協奏曲的新版本寫成。同年八月,這首協奏曲再次錄製唱片,由西崎崇子 (Takako Nishizaki) 擔任獨奏,石信之 (Henry Shek) 指揮日本的群島交響樂團演出。

基本上,樂曲的主體並沒有改變——而且我懷疑還有什麼方法使這首作品變得更美麗的。新版本的主要改動是在若干段落上作了速度上的變更,這使樂曲的進行顯得更加連貫,並更具有興奮感和活力感。而另一項改變,則是在獨奏和樂隊二者之中作出更細緻的處理,這樣,也就使整首樂曲能更細微更富於表情地把樂曲最深刻的感情清楚而透澈地表現出來。

第一個改變是在m.14小提琴獨奏部份,這裡在頭一個八分音符A之前加了一個向上滑的滑音符號 (Ex.1)。這是陳鋼在通篇作品中一種很易為人辨認的用以表現細緻感情的手法。一個「漸弱」的記號加在m.16的一拍D上,這便使得這個滑音下滑到另一小節的B時,顯得更有效果和具有誘人的力量。從m.19到m.20,整整兩個小節單用G弦奏出,也使這一樂段(Ex.3)來得更流暢與更富緊張感。管弦樂團部份也是如此,一個向上的滑音加在m.14的弦樂上,給帶來了一種新鮮的成覺,到下一 個樂隊樂句在m.43(forte)處強力奏出時,樂隊營造了一個廣闊而更具感情的弦外之音(Ex.4)。這樣,這首協奏曲的頭一部份——「相會」的場景,便給帶來了一種更具親切及一種辛酸而甜蜜的氣氛。音樂依然是很田園味的,但加入了這些小小的改動,便使樂曲蘊合了一種憂愁的暗示,令人感到悲劇會命定地降臨到這對情侶的身上。接着下一部份,如所周知,樂曲描寫這兩人沉浸在友誼的幸福中,在這裡,梁山伯當然不知道對方是個女兒身。陳鋼在這部份把速度加快,從J=144增至J=156。整個樂段便變得更加活躍和更具興奮感。不過最重要的,這是真正更加愉快的聲音,尤其是有更多的加強音加進小提琴獨奏和樂隊部份以後。舉個例,如在m.61、63、64、67與68各處小提琴獨奏部份加上了強音記號,音樂便變得更加有節奏感地向前進行(Ex.5)。同樣在這個速度上,所有的斷音(staccato)彈奏變得更短促和更輕快,而這是在演奏本段時最需注意的。在m.94及其後的
音樂中,有更多的「漸強」和「加強」的記號加上去,致令這一間斷的主題更加充滿活力,同時也為下面的樂隊全奏表現出歡快和興奮的情緒作好準備(Ex.6)。而這也給下面一段「離別」的場景製造了一個巨大的對比(m.244)。陳鋼把速度記號從J=80改為J=44,其含意是雖然這一樂段已比前
一段顯著地減慢了,但那種一小節兩拍的感覺仍需保持,要使聽眾經常感到一種並非靜止的感覺,這其實是一股不停地進行着的感情的潛流。下一樂段描繪對封建傳統勢力的強力反叛和堅強不屈。這一部份在原版本中的力量和激情已經足夠了,毋需再行修訂。只是在m.426處,一個較快的速度J=156代替了原來的J=132。這樣,便把對傳統進行的最後鬥爭變得更加強而有力,斷然地宣佈:勝利或是死亡。跟着來的一段戀人們傾訴着愛和淚的「如泣如訴」(Lagrimoso)的樂段,也由於陳鋼在小提琴與大提琴的獨奏部份加上了若干上行與下行的滑音而帶上了更多的痛苦和愛戀的氣氛,這一二重奏變得比原來的更加沉重和更加憂鬱。

下一個「投墳」的場景,其速度也加快為J=160,雖然這會令樂隊的樂段難於演奏,並會產生少許含混不清的感覺,但它却為No.22那個「悲痛」(Patimento)的高潮作好了準備,而這一段的速度,也由原來的J=54加快到J=72。這肯定使最後一段愛情勝利的宣佈顯得更有力量和更加激情。

末段的改動如同開始的部份一樣,都加上了適當的向上與向下的滑音和更加細緻的表情。在No.25「速度轉快」(Piu Mosso)的「化蝶」一段,速度由J=56增至J=63。在這個新的較快速度中,聽眾可以真的「看」到了蝴蝶在他們無比的幸福中更愉快地飛舞着,而這種幸福,都是千百年來感動着和激勵着愛侶們的。

這一協奏曲經過這次修改和重新製作錄音之後,這一來自中國的傑出作品終於以其最終和最有表現力的形態面世。我們它衷誠地希望,在這個工作上的辛勤努力會激勵人們更多地演奏這個作品,而它在國際音樂節目的主流上會取得它應有的位置。

紅彩妹妹

原曲是一首綏遠省的漢族民歌。如同許多農村民歌一樣,這首歌曲也是一首情歌。厚歌的歌詞贊美一位名叫紅彩的姑娘,誇讚她生得漂亮,有一個櫻桃小咀,八月中秋節時想起了她就不禁眼淚漣漣,歌曲的作者希望在三月桃花盛開的時節便可以和她結婚。歌曲是五聲音階的羽(La)調式,具有典型的中國風味。

玫瑰三願

這原是一背著名的藝術歌曲,作曲者是中國最早的西洋音樂家黃白(1904-1938),他是中國第一個用和聲作曲,作附伴奏的歌曲與合作的人,也是第一個有系統的教授理論作曲的人。他短短的一生寫了四部器樂曲,四十多首歌曲和一部清唱劇。「玫瑰三願」使是他一首出色的獨唱藝術歌曲,作者還為這首歌寫了鋼笨伴奏和小提琴助奏。原歌為女高音獨唱。歌詞的內容假借玫瑰之口表示了三個願望:一、願無情風不要對玫瑰吹打,二、願多情的遊客不要對玫瑰加以攀摘,三、願玫瑰好花常開不凋謝。歌曲的旋律清婉動人,實際上是作曲者對無常人生幸福的祈求。

雨不洒花花不紅

這是一首流傳久遠的雲南民歌;流行的記譜顯示它是一首商(Ra)調式的中國民歌,一如目前的管弦樂編譜所表示的。但從中國傳統的五聲音階記譜方法來看,它其實似乎是一首羽(La)調式的五聲音階歌曲。中國音樂的調式非常豐富,遠不是西洋音樂的大、小兩種音階調式的能概括。這首雪南民歌的內容是假借一個女子之口表示對情人的想念,她把情節比喻為天上一條龍和山上一株槐樹,她盼望着早日和情郎結婚,「雨不洒花花不紅」,沒有雨露滋潤,花便紅不起來。

高山青

這是一首民歌風格的台灣歌曲,五十年代在台灣和香港流行。歌曲的詞意大致概括地讚美台灣的山水人物;「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阿里山的少年壯如山」。歌曲的旋律非常優美,同樣是一首羽調(La)式的五聲音階歌曲。

草原情歌

這是流行在中國青海一帶的蒙古民歌。歌曲假借一個牧民的口吻表示對一位蒙古少女的稱讚和想念。他讚美這位姑娘有一張粉紅色的笑臉,一對美麗動人的眼睛,他願拋棄自己的財產,跟她去牧羊,甚至自願變成一隻羊,讓她把皮鞭輕輕打在他的身上。歌曲具有濃郁的蒙古風格,管弦樂的改編曲從一開始起便呈示出歌曲的主題,全曲的氣氛有如一首牧歌。

紫竹調

這是一首山東民歌。似乎還是一首母親向懷中孩子哄睡的歌曲,因此有人說這是中國的催眠歌。原詞是:「一根紫竹直苗苗,送給寶寶做管簫,簫兒對正口,口兒對正簫,簫中吹出新時詞,小寶寶,嗚的嗚的學會了。」不過,目前改編的樂曲却是一首輕快活潑的小品,有如兒童嬉遊歌曲的格調。


Close the wind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