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Recording
8.225843 - Pipa Recital: Lam, Fung (King Chu Doffs His Armour)
English  Chinese 

春江花月夜
琵琶古曲

 

這首琵琶古曲原名夕陽簫鼓,原由六段音樂組成,最早的手抄琴譜見於1875年,但未有文字標 題。其後清末的琵琶演奏家李芳園將樂曲收入所編的《南北派十三套大曲琵琶新譜》中,並易名為 潯陽琵琶。此時樂曲已發展為十段,由李氏分段標為:「夕陽簫鼓」、「花蕊散廻風」、「關山臨

却月」、「臨山斜陽」、「楓荻秋聲」、「巫峽千尋」、「簫聲紅樹裏」、「臨江晚眺」、「漁舟唱晚」、「夕陽影裏一歸舟」等,着重點出夕陽泛舟、秋意蕭瑟的意境。1932年左右,這首琵琶古 曲被改編為多種民族樂器演奏的合奏曲,改名為《春江花月夜》,又更易了所有的舊標題。新標題

的寓意着重描寫春夜泛舟的景色,和原來琵琶獨奏古曲的意境大有不同。

陽春白雪
琵琶古曲

這首廣為流傳的琵琶古曲原名陽春,又稱陽春古曲,最早的版本有1860年鞠士林的琴譜。1927年,琵琶演奏家沈浩將樂曲改名為陽春白雪,原曲由十首小曲組成,現在所奏的,是由七個小曲 連接而成的一個較短的版本。本曲旋律活潑流利,節奏鮮明而具有推動力,速度較快,描寫大地春回,風和日麗的景色。

出水蓮
傳統樂曲

這原是廣東漢樂的傳統樂曲。《漢樂》流傳於廣東客家地區,相傳「客家」是南宋末年為避戰移居廣東的中原人,他們到來廣東也同時帶來了古代中原地區的音樂,被稱為「中州古調」。這首出水蓮是這種傳統民間古調的一種,音韻委婉,多用古箏獨奏,現在改用琵琶彈奏,風格輕淡清澈,很有古雅的特色。

歌舞引
劉天華曲

1925年冬,國樂改革家劉天華偕夫人觀賞了意大利某歌劇團的演出,事後寫了這首描繪性的琵琶樂曲,作品共分五段及一個尾聲。前三段從慢板開始,發展至急板,強調音樂的節奏性,表現各種不同舞蹈姿態的交替及變化,第四段是極慢板,富於歌唱性,與前三段形成對比,表達一個輕歌慢舞的場面。第五段又回到第一段的主題,尾聲全部用泛音彈奏,造成一種令人回味的深遠的意境。

漢宮秋月
琵琶古曲

同名的樂曲有多首用不同器樂演奏的版本,例如二胡曲、粵胡曲、箏曲等等,但內容與氣氛却大同小異,主要是表現古代宮女的哀怨悲愁的情緒。樂曲以觸景生情的筆法表達了這種情景,速度較慢,深情,富於想像力。

馬蘭花開
雷振波曲

這原是一首三拍子舞蹈曲,現在改為琵琶獨奏曲。這類音樂原先是五十年代以後在中國流行的一種輕音樂,曲調輕快而動人。這首琵琶曲保全了這類娛樂音樂的特點,沒有太多的曲體變化,同一個曲調作若干次移調的重複,着重加強聽眾對旋律的感受。

塞上曲
琵琶古曲

最早曲譜見於李芳園的《南北派十三套大曲琵琶新譜》,但其流傳已遠在李氏改編該譜之前。樂曲原由五首小曲組成,並谷有標題,其後李芳園把五個標題分別更易為:「宮苑春思」、「昭君怨」、「湘妃滴淚」、「妝台秋思」、「思漢」,總名之為《塞上曲》,並賦予中國歷史上王昭君

的故事背景。樂曲音調委婉柔美,在彈奏上強調左手的推、拉、吟、揉及擻音、帶起等技法。這是一首較具典型的琵琶文曲,表達一種哀怨、悽楚的感情。

燈月交輝
琵琶古曲

同名的樂曲另有一首「江南絲竹」的音樂作品,但風格與這首琵琶獨奏曲不同。這是一首小品性的琵琶古曲,旋律活潑明快,隱約聽見鑼鼓爭鳴的效果,活現一幅燈月交輝的古代節日的景象,曲意一片歡樂。

昭君出塞
華彥鈞曲

華彥鈞(1893-1950),又名瞎子阿炳,是著名的無錫民間藝人,他有六首著名的二胡、琵琶樂曲流傳於世,琵琶曲昭君出塞是其中一首。這首樂曲分三個部份,以王昭君出塞的這個中國著名的歷史故事為題材。樂曲第一個樂段是昭君形象的基本陳述,其中的若干音調是他曾在另一首作品「大浪淘沙」中應用過的,感情穩健豪邁;第二樂段描寫出塞時的情景,音樂富於隆重氣氛和浩蕩的氣勢,本段吸收了民間婚儀音樂的因素,用輪、扣、挑三者並用的複雜指法演奏;第三段屬於尾聲樂段,音樂趨向明快,有如人們對昭君的讚美。

蜀道行
楊大鈞曲

唐代大詩人李白曾作有「蜀道難」這首著名的樂府詩,強調「蜀道難,難於上青天」。不過這首琵琶曲的曲意和李白所寫的並不相同,如果說李白着力誇張蜀道的宏偉、險阻的話,那作曲者的這首「蜀道行」却比較強調四川山景的那種壯麗和優美的一面。這是作曲者入四川時從江上所見有感而作的。樂曲一氣呵成,是一首精緻的小品。

霸王卸甲
古曲

這是大套武曲十面埋伏的姊妹作,二者同樣以中國歷史上的楚漢相爭為題材,描寫劉邦與項羽在垓下決戰的情景。樂曲內容共分十四個小標題:順序是:「營鼓」、「升帳」、「點將」、「整隊」、「排陣」、「出陣」、「接戰」、「垓下酣戰」、「楚歌」、「別姬」、「鼓角甲聲」、「出圍」、「追兵」與「從軍歸里」,依次表現了大戰前的準備、戰鬥與戰鬥終結等種種情景。不過霸王卸甲與十面埋伏所表現的重點各有不同。十面埋伏着重描寫劉邦的勝利,而霸王卸甲則着重渲染面楚霸王的英雄悲劇。因此,霸王卸甲一曲對於戰爭的描繪並沒有花很多的筆墨,反而着重表達了「楚歌」和「別姬」兩段的悲劇氣氛。本曲的骨幹是一個簡單的音樂素材,通過多種手法變奏處理,構成了這一首動人的大套武曲。


Close the wind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