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Recording
8.225852 - 4 VIRTUOSI PLAY CHINESE TRADITIONAL MUSIC (Kah Chi Loo, Fung Lam, Chun Bo So, Kuen Wong)
English  Chinese 

中樂四大名家

這是一輯富有傳統韻昧的中國音樂,作為東方音樂的一種,中國音樂具有本身的傳統藝術手法與美學觀念,例如二千年來流傳下來的「古琴」,(七弦琴)音樂,它著重單音音樂(Monophony)的趣昧,著重聲音的線條走向,強調每一個音,或每一種「音勢」的張力。音樂講求詩意和意境,不強調寫實:中國樂曲也許都有特定的標題,但這種標題只是一種「寫意」的題目,卻沒有打算去模寫實況。所以,中國的這種有「題目」的音樂,卻與西方的標題音樂( Program Music )並不一樣。

這也是一輯富於地域色彩的音樂,在全輯九首作品中,當然也包括兩首由作曲家創作的樂曲,但即使是創作音樂,作曲家也並沒有擺脫傳統色彩和地域色彩的意圖,所以無妨說:這裏九首作品都是具有傳統性格的中國樂曲。從地域與樂曲來源區分,這九首樂曲的分類如下:

  1. 潯陽夜月與江南絲竹,是上海地區一種民間傳統的絲竹樂。
  2. 禪院鐘聲、昭君怨、漢宮秋月、鳥投林:屬廣東音樂,是廣東粵語地區流行的一種純器樂合奏曲
  3. 塞上曲、普庵咒:前者由傳統琵琶曲改編,後者由傳統古琴曲改編。
  4. 錦春羅、怨:都屬於作曲家創作樂曲,前者在一首潮州音樂短曲上進行改編創作,後一首則由作曲家獨立創作。從此可知:這九首樂曲都有不同的來源,但目前的演繹都採用了小組奏的形式。小組奏是中國傳統音樂常用的形式,少量的樂器使人想起西方傳統室內樂(Chamber Music)的演奏,但音樂的性質卻並不相同。

 

唱片的演出錄音選用了四項主要樂器,即二胡,琵琶,古箏與洞簫;此外,還有一項伴奏的揚琴,琵琶和古箏都是中國傳統的彈撥樂器,二胡和洞簫分屬拉弦樂器和吹管樂器,音色類似人聲,通常擅長演奏「線條式」的旋律,彈撥樂器的琵琶與箏用「顆粒式」的聲音顯示音樂,該兩類樂器相互結合的結果,便造成了一幅「線」與「點」合成的音樂,這也是中國傳統合奏的趣昧,表面上是齊奏,但由於「線條」(拉弦樂與吹管樂)與「顆粒」(彈撥樂)這兩效果的混雜,加上演奏藝人經常即興地附加上去的「花指」(某些旋律裝飾的指法及技法)裝飾,遂造成某些錯雜的效果。在「齊奏」中「不齊」的感覺,甚至會產主一種「支聲複調」的效果。東方傳統音樂之令人神往,部份原因是由於這種演奏方式所加插引致的。

這四件樂器的演奏確實使人想起西方的室樂重奏,因為演出者確是香港的器樂好手,其中林風、蘇振波、黃權是香港國樂名家,而盧家熾先生則為廣東音樂的元老。他的二胡演奏享譽南中國數十年,可說是香港粵樂二胡演奏家之冠。上述這四位名家都是獨當一面的器樂家,由幾位獨奏家共同演奏一首樂曲,在這一點上,可以和西方各家參與的室樂重奏相互媲美。如上的說:這九首樂曲都是具有傳統性格的中國音樂,但在性質上,分別為三種類別:

(一)地方音樂;通常具有地方特質,尤其在某種「加花」的裝飾性「語彙」,該種音樂語彙往往帶上強烈的地方色彩,只有專業的地方音樂家方能奏出這種特殊的地方韻眛。盧家熾先生是地方音樂和粵樂的名家,由用二胡領奏或獨奏廣東音樂饒有地方韻昧。

(二)國樂:無須顧及地方色彩,比較強調廣泛的傳統性。

(三)創作樂曲:由於作曲家都沿用了西方的作曲法為中樂創作樂曲,因此,該種樂曲較有近代意識,較多地運用西方的和聲及對位方法,所以,這九首樂曲卻有不同的欣賞角度,但一般而言,無論何種中國樂曲,他們的處理都富於傳統的意昧。這裏有各種不同的合奏方式,包括四重奏的昭君怨、錦春羅、漢宮秋月;三重奏的潯陽夜月(即春江花月夜),二胡獨奏的鳥投林,而二重奏則最為多姿多采,包括很有新意的古箏與簫合奏禪院鐘聲及普庵咒,琵琶與古箏合奏塞上曲與怨等,其中鳥投林的獨奏者是盧家熾先生。

總而言之,這是一輯很富於傳統意昧的中國音樂,演奏的趣味及意境更令人神往。


Close the wind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