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Recording
8.570603 - GE, Gan-Ru: String Quartets No. 1, "Fu", No. 4, "Angel Suite" and No. 5, "Fall of Baghdad" (ModernWorks)
English  Chinese 

葛甘孺:第一、四及五弦樂四重奏

葛甘孺於1954年在上海出生,幼年時曾 學習小提琴,然而文化大革命中止了 他的音樂學習,期間他被派到勞改營, 負責種植稻米。為了繼續研習西方音 樂,他唯有在夜裡摸黑到一處謐秘的地 方私下練習,一年後他獲分派到一個民 工藝團裡演奏革命歌曲。這個藝團由小 提琴、薩克管、笛子、長笛、琵琶及手 風琴演奏者組成,而這個獨特的樂器組 合,不但為葛氏提供大量改編創作的機 會,更幸運的是,當中演奏手風琴的 女士,日後成為了他的妻子。(葛氏 後來回想,如果沒有這段經歷,他今 天不會成為一位作曲家。)1974年,文 革結束,葛氏考入重開的上海音樂學院 成為小提琴學生,但他在音樂創作方 面的興趣,使他在三年後轉投作曲,師 隨陳剛。很快他便接觸到二十世紀西方 作曲家如荀伯格、史托克巧遜、凱奇、 喬冶•克萊姆及日本作曲家武滿徹的樂 譜,而且在1980年,英國作曲家郭爾 (Alexander Goehr) 到訪中國,成為文革後 首位到訪的西方作曲家,葛甘孺是當中少 數能拜師門下的學生。他在1981年畢業後 隨即成為上海音樂學院的助理教授。

當時中國的新音樂創作仍然以傳統西方 音樂為基調。葛氏於1982年,創作了首 部中國前衛音樂作品《遺風》。這部為大 提琴獨奏的作品,需把樂器的定弦徹底 改變。作品1983年在上海首演時,惹來 了一番爭議。(這首作品於首演前後進 行了一次錄音,現由New Albion公司發行為唱片。)

1983年,葛氏著手創作第一弦樂四重奏 《賦》。創作開始後不久,他被周文中 挑選成為第一個遠赴紐約哥倫比亞大學 深造的中國作曲家。縱使初時他以運送 外賣為生,他最後仍竭力把這首四重奏 完成,並由著名的克諾斯四重奏(Kronos Quartet)演出。到1991年完成博士學位之 時,他已能以作曲為全職事業。直到本 唱片發行寫作之時,他仍以紐約為家。

葛甘孺視《賦》及《遺風》為他音樂語 言發展的里程碑:「這類型的音樂作品 是中國首創的,一方面展示鮮明的個人 風格,亦同時具備中國音樂的精粹,不 過普遍在中國音樂中常見的煽情旋律則 會盡量避免。」作曲家同時提及:

「賦」是指散文與詩歌相間而成的中國 文學體裁。而我在這首作品中,嘗試去 表現中國傳統詩歌及書法中常見的美學 觀,例如含蓄的情感表達、自由的體裁 及華麗的筆法。

在葛氏對「賦」的描述中,詩歌及書法 是相提並論的,而這個把內容及表現手 法並排的理念,不僅在文化的層面而 言,也把這種理念延伸在這首四重奏作 品上。聽者的焦點不僅在音樂的內容 上,也同時在發音的方法上。用另一角 度來說,就是指西方音樂常提及的音樂 內容(旋律、和聲及節奏),與音色( 聲音的本質、素質及其感官效果),以 及每個音的內在變化有著對等的重視。 當中後兩者正是中國音樂的重點特質。

《賦》的開首有一個作上下半度(或小 二度)滑行的音。小二度在傳統西方音 樂中是最短的音程。(這也是二十世紀 由現代至前衛作品中最常見的音程,這 正聯繫到葛氏的作曲風格上。)作品正 是由這個細小的音型,建構起整體的音 樂內容,各片段的起伏猶如詩詞。開首 的音樂段落,由這些半度音程慢慢張 開,直至四個聲部達至如同西方和聲的 效果。而在後來的其中一個段落,半度 音程在四件樂器的最高音域出現,形成 迷幻的旋律效果。

在非傳統演奏法的應用上,雖然《賦》 沒有像《遺風》那樣激進(至少《賦》 是用上常用的定弦),但仍經常在樂曲 中聽到,例如彈板撥弦(大力彈撥弦 線,令它反彈在指板上)、泛音(令弦 線發出晶瑩通透的聲音)、滑奏(在弦 線上下滑動)、顫音(除常見的顫音 外,亦用上加壓的顫音,產生粗糙的摩擦聲)。種種不尋常的聲音組合起來, 構成詭異而富音樂感的聲響效果。自由 拍子與具節奏性的段落在作品中相間出 現,而接近樂曲中間及完結的部分,出 現兩段如同進行曲的段落,進行曲的節 奏好比詩詞中的音節關係。在進行曲段 落第二次出現後,半音的動機重現,結 束這首作品。

《賦》當中的一些聲響,構成葛氏第四 弦樂四重奏《天使組曲》(1998)的開首部 分。然而兩首作品的風格則大相逕庭。 作曲家寫道:

在我眾多的創作當中,以這首四重奏最 與別不同,因它與西方的古典音樂風格 最為接近……作品的題目始於我對基督 教的興趣,然而我並不是基督徒。多年 來,基督教在中國是被禁制的……我在 這首作品中,嘗試去探索基督教的不同 層面。每個樂章的標題闡明了音樂中所 表現的主題,例如在第一樂章裡,以滑 奏的泛音代表天使;第二樂章以舞蹈節 奏為主,由大提琴的低音引發,配合小 提琴開首的動機,發展成一首舞曲;在 祈禱的樂章中,我以協和與不協和的和 弦作對比,帶出禱告的純潔誠心,樂章 中段引用了舒伯特《聖母頌》開首幾個 音;最後我選擇以進行曲作為終章,因 為我覺得天使應該都是充滿活力的。

有趣的是,雖然小二度音程充斥在第 二、三、四樂章,但其發展的手法卻是 植根於西方音樂的半音和聲風格:葛氏 正是應用後浪漫時期的和聲,塑造代表 天堂的樂思。(而恰巧在第一樂章的後 半部,以及第二樂章大提琴的重覆音 裡,聽眾不難聯想起荀伯格《昇華之 夜》的片段。)終章的進行曲帶有蕭斯 塔科維奇的影子,而沒有解決的上行增 和弦,與下行的旋律素材同時進行,好 比天使四處遊玩的情景。

第五弦樂四重奏《巴格達的淪陷》作於 2007年,是作曲家向克萊姆在越戰時期 創作的《黑天使》(1970)致敬的作品。克 萊姆的作品縱使沒有道明其反戰目的, 當中的心理情緒與當時社會氣氛的聯繫 卻難以分開。而葛甘孺則決意去「創作 一首四重奏,一方面向克萊姆致敬,另 一方面以音樂紀錄我對〔伊拉克〕戰爭 的所思所感。」與克氏的《黑天使》一 樣,《巴格達的淪陷》共分三部分,細 分為十三個小段;而且在開首也用上尖 銳的聲響,都是以弓強力拉奏琴馬後的 弦線所造成。

克萊姆的《黑天使》四重奏所表現的, 是善與惡的對壘;而葛氏的《巴格達的 淪陷》則更貼近世情,正如它的副題: 「人間地獄」。在這作品中,非傳統奏 法所表現的既非第一四重奏中的文學特 徵,也非第四四重奏對天使引發的想 像,而是對破壞及不幸的哀鳴。(例如 第二樂段「天堂之樂」裡的敲擊聲響, 與《天使組曲》中表現的天堂情境,在 音樂及情緒上的表現有著天淵之別。) 微音程的運用恍如阿拉伯音樂,亦令人 聯想到中國音樂常見的音型。作品中用 上的其他非傳統演奏法,按作曲家的描 述,包括「以滑奏及摩擦聲產生刺耳的 聲響,在〈哈里發的鼓聲〉以弓木敲打琴馬前後的弦線,以及在低音樂器上拉 奏極高音,表現痛苦呻吟的聲音。」

到了終章〈孤寂〉,首三個小樂段由傳 統的不協和音,演變至由大提琴的句法 及淺浮的音色營造出來的哭叫及呼號。 在慘叫的聲音過後,到最後的哀悼段 落,作曲家用上頗具難度的奏法:聲音 彷彿在減退,但其實它仍在不斷緩慢地 重複,直至絕望。

雖然本套錄音的三首弦樂四重奏,是葛 氏不同時期的創作,然而他還有其他形 式作品以展示他多方面的音樂風格。其 中由BIS發行的唱片中(BIS-SACD-1509), 收錄了大型管弦樂作品如《中國狂想 曲》、《六首五聲音調》以及鋼琴協奏 曲《兀》;而由New Albion發行的唱片 (NA-134),除了收錄《遺風》外,亦有 為預調鋼琴及弦樂四重奏而作的《四首 京劇研習》、以及樂劇《錯.錯.錯》, 當中獨唱者需同時自行以玩具樂器組伴 奏。


© 2008 Eric J. Bruskin
(中譯:林凱昌)


Close the wind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