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Recording
8.570604 - ZHOU, Long: Su / Pianogongs / Taiping Drum / Wild Grass / Taigu Rhyme / CHEN, Yi: Monologue / Chinese Ancient Dances (Beijing New Music Ensemble)
English  Chinese 

前言

在這張專輯錄音過程的空隙,北京新樂 團成員請周龍吃爆肚(在涮過的牛肚澆 上芝麻醬)。他來了,沒吃,只坐遠在 那兒,抽著煙斗,看著這群來自四方, 渡重洋,移居北京的音樂家們,大快朵 頤。

周龍總在作曲時觀照歷史,我相信他看 著我們吃家常菜時,一定也感到詩意的 平衡。他生長於北京,曾在紐約生活過 的外國人。現在,他是個訪問中國的美 國人,見證老北京生氣盎然的傳統。而 接下來的錄音過程中,周龍就著小吃指 導,以旁觀者大概無法理解的跨文化溝 通,撫平其中的挑戰。對剛完成英國廣 播電台委約作品及其錄音的周龍來說, 這個錄音過程一定像是時光暫留。中國 唱片公司是老派北京的代表。從三十年 前至今,它在巷弄裡的錄音室一直沒 變,只有脫皮的吸音板和褪色的地毯, 才顯出年代的痕跡。對於這些世界首演 曲目的錄音,我們沒有過異議。畢竟, 周龍的作曲生涯並不是在美國開始,而 是在1980年代北京某一個錄音室開始 的。我們的錄音師沈原之還保有老北京的精 神氣兒。他就為了好玩兒,而操作著舊 式的模擬設備,他的口頭禪之一是「今 天可沒人敢這樣做」(但我向您保證, 這張專輯可不是這樣做出來的)。陳怡 雖然沒有在錄音現場,她和周龍,同為 作曲家、教授同事及夫婦,已經十分習 慣於互助互望,支持彼此的作品。她在 多次拜訪問北京期間給予新樂團不少珍 貴建議,在這張專輯中也將清楚體現。

這張專輯的促成,也得感謝唐啟鳳女士 在初期的大力支持,以及她的Currents- 音樂藝術空間。作為北京為數不多的非 牟利藝術空間,它資助舉辦了周龍與北 京新樂團在2006年的首次合作演出。其 中許多曲目為中國首演,包括周龍親自 以中文朗誦《野草》,當天的版本也是 世界首演。

伊淶

周龍(生於1953年)
溯•鋼琴鑼•太平鼓•野草•鼓韻


被視為將傳統樂器技巧轉變成當代音樂 語言的標誌性作品,《溯》的長笛與豎 琴二重奏版本經常在西方上演,但此作 原版則是應古琴學者吳文光之約,於 1984年為長笛與古琴所作。《溯》在中 國的古琴演奏家圈內受到廣泛好評,藉 著從僅存的一卷由中國唱片社出版的磁 帶中復製的拷貝以及復印的樂譜,經過 了二十四年的代代流傳 。這張專輯裡的 錄音將是此作原版的首次世界發行。

鋼琴鑼
該作原本是為獨奏而寫(鋼琴家兼打兩 面京鑼)。但在聽到小提琴家高參錄音 休息時即興玩奏打擊樂器後,周龍改變 了想法,請他與鋼琴家葉佳欣(Michelle Yip)合作錄音。關於此曲,周龍寫道, 「我把鋼琴與大小京鑼(墊上軟墊放 在琴蓋上)作為一套打擊樂器, 纇似京 劇鑼鼓」。此曲由三個基本素材貫穿: 「急速反複節奏音型象徵大鼓和板鼓的 輪奏……一組由大小三和弦与四度音程 混合的系列和弦, 以營造鐘磬齊鳴的音 響……一個用於過渡段落的跳躍的動 机。以上三個材料的交替使用形成了此 曲的結構……」.

太平鼓
此曲是作曲家還在中央音樂學院學習時 所作,後由北京國際廣播電臺錄音首播 。運用一個引子及兩個插部的傳統迴旋 曲式,小提琴与鋼琴頻繁地以自由節奏 模仿單鼓的片斷。

野草
喚起人們記憶的《野草》一曲,可由大 提琴或中提琴獨奏,可以選擇是否加上 朗誦魯迅的《野草》題詞。這段文字, 以前一直在演出中用英文朗誦,但在 2006年中國首演時,也就是北京新樂團 的成員大提琴家趙旭陽的演出中,周龍 用中文朗誦了這段題詞。周龍形容此曲 的音樂特性為「自由地遊走於神秘的泛 音滑音和抒情的旋律線條與狂暴的節奏 音型之間」,試著捕捉『這首詩狂喜的 特質,如同詩中這個疊句說道「但我坦 然,欣然,我將大笑,我將歌唱。」』。

魯迅,就像他當代的同輩,早年生活在 日本,然而他逝世於1936年,當年正是 日本侵華最為猖獗之時。直到今天,中 日文化還是比較緊張。

鼓韻
這首為單簧管、小提琴、大提琴以及 三種傳統的鼓所譜寫的《鼓韻》,原 本是2001年受Bridge of Souls組織為一 場緬懷和解音樂會所委約,於2003年 由明尼蘇達室內樂協會(Chamber Music Society of Minnesota)和日本的太鼓樂團 Theater Mu演出。

周龍對此曲的藝術考量,是重建源於宮 廷和佛教的鼓樂形式、卻被中國唐代太 鼓音樂所遺忘。這種鼓樂已被日本引用 了好幾個世紀,成為其錯綜複雜的太鼓 傳統。

周龍寫道「《鼓韻》由三個鼓手在 chu(中鼓)和大太鼓(odaiko)上開始擊出 緩慢的節奏……曲子中段的靈感是源於 北京智化寺的廟樂。單簧管引出廟樂里 的一種雙簧樂器—管子—的聲音,以自 由的速度在樂隊裡吟唱出一種祭典的氣 氛。末段以開場的動機插入樂曲,在活 潑的的節奏中結束。」

陳怡(生於1953年)
獨白•琴簫引•中國古代舞曲

獨白—讀魯迅的《阿Q正傳》有感
讀魯迅《阿Q正傳》的敘事者在冗長而 憤世嫉俗的鬧劇結尾時,說道,「而這 僅僅只是個引子。」這裡,陳怡在讀魯 迅最有名的反英雄角色—微不足道的半 無名氏、叫做「阿Q」的輸家之中,發 現了她所稱為的「內省的冥想」。李可 思(Keith Lipson),在中國首演了這首 作品。此曲和周龍的《野草》於1993年 在英國伯明翰的一場音樂會—魯迅的世 界—中完成了世界首演。

琴簫引
與周龍的《溯》一樣,《琴簫引》的靈 感也來自傳統的二重奏-古琴與簫。根據 陳怡的說法,小提琴以接近人聲的音色 詮釋了簫,而鋼琴,如古琴一般,引發 出大自然的聲響。這首曲子之後成為 《琴簫引與劍舞》的第一樂章;然而,其 始是為了小提琴二重奏與弦樂團所寫, 由梅紐因(Yehudi Menuhin)指揮聖路克 斯交響樂團(Orchestra of St. Luke’s),與 小提琴家甚洛莫‧明茲(Shlomo Mintz) 和埃爾馬‧奧利維拉(Elmar Oliveira) 在紐約演出。在中國的首演中,小提琴 與鋼琴的二重奏由高參與葉佳欣演出。

中國古代舞曲
陳怡的中國古典舞曲中,兩個樂章靈感 各來自不同的歷史時期。犛舞(牛尾舞) 是周代的祭典中,運用羽毛和牛尾道 具,在準備祭祀時的舞蹈。胡旋舞是在 六世紀末到八世紀末的唐代藝術中,十 分盛行的舞蹈。這種在地毯上演出的 「異國迴旋」舞蹈,大概是從當時的索 格迪亞(Sogdia)族傳入中國,但犛舞和 胡旋舞最早的源起依然無人知曉。李可 思與葉佳欣在中國首演了此曲。


Close the window